當前位置: 東方風力發電網>訪人物 >名家訪談 > 全球風能理事會戰略總監趙鋒:中國應在新興市場擔任培育者角色

全球風能理事會戰略總監趙鋒:中國應在新興市場擔任培育者角色

2023-11-06 來源:南方能源觀察 瀏覽數:423

圍繞當前全球風電供應鏈面臨的問題,趙鋒認為,逆全球化雜音雖然存在,但并非來自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中國風電行業仍有機會在全球能源轉型的挑戰和機遇中發揮重要作用。

  近日,北京國際風能大會暨展覽會(以下簡稱CWP)召開,會議主題為“構筑全球穩定供應鏈 共建能源轉型新未來”。會議期間,《南方能源觀察》(以下簡稱eo)記者對全球風能理事會(以下簡稱GWEC)戰略總監趙鋒進行了專訪。圍繞當前全球風電供應鏈面臨的問題,趙鋒認為,逆全球化雜音雖然存在,但并非來自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中國風電行業仍有機會在全球能源轉型的挑戰和機遇中發揮重要作用。
  
  始終致力于推進國際合作
  
  eo:本屆CWP聚焦全球供應鏈安全,GWEC作為主辦方之一,是如何確定這一議題的?當前,風電行業全球供應鏈面臨的挑戰主要有哪些方面?
  
  趙鋒:當前,風電行業供應鏈物流成本上漲,俄烏沖突以來,部分歐美國家形成了一種觀點,即能源轉型的未來不能只押注在某個國家身上。近年來,在能源問題上,不少國家經歷了困難時期,可以說目前全球大部分國家都在尋找新的出路,能源安全、供應鏈安全問題上升到了一個很高的位置。
  
  2022年4月歐洲風能協會年會在西班牙舉行,當時歐洲正面臨天然氣斷供風險,有些國家擔心能否熬過冬季。不少風電開發商和裝備企業表示,在從化石能源向新能源轉型的進程中,必須加強自主權。由此也帶來一種反思,歐洲推進能源轉型這些年,基礎到底堅不堅固?也是從那時開始,歐洲新能源領域開始出現逆全球化的聲音。
  
  此次CWP上,多家中國風電企業與行業機構聯合發布《全球風電產業鏈供應鏈安全宣言》(以下簡稱《宣言》),表明了深化合作的立場。盡管目前中國市場已經可以實現自給自足,全球供應鏈大部分環節中國企業的市場占有率都比較高,尤其是核心原材料,比如鑄件、永磁材料等,但中國風電行業仍然致力于推進國際合作??梢钥吹?,《宣言》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鼓勵多元化供應源建設”“讓能源轉型惠及更多國家和地區”。我們始終希望,欠發達地區、新興市場也能受益于能源轉型,中國風電行業愿意通過區域合作幫助這些國家和地區,事實上,中國也正在做這些事情。中國風電行業對目前的挑戰是有充分認識的,通過擺正立場、表明態度,行業希望能形成雙向的效應,為全球風電產業重塑公平、公正、透明的運行環境發聲。
  
  eo:您每年都會在CWP上就全球風電市場情況做主題演講,從展會角度來看,2023年您觀察到的全球市場最顯著的變化是什么?
  
  趙鋒:從展商數量和展臺面積來看,2023年的CWP應該是2008年以來規模最大的,縱觀產業經濟格局,可再生能源仍然算是一個能看到生機、能描繪十年到二十年遠景的行業。當然,我們也需要看到面臨的挑戰。當前,外部環境各種復雜問題疊加,物流交通在逐步恢復,行業每個環節仍受到成本高漲的影響,能源安全問題備受關注,全球范圍內大力發展新能源的呼聲高漲。要實現2030年的氣候目標,不管是新增還是累計風電裝機都需要翻三倍,蛋糕做大了,遠景放大了,但挑戰也變大了。
  
  eo:從光伏到新能源汽車,中國可再生能源產業在海外持續受到反補貼調查,10月初有消息稱歐盟內部有官員呼吁對中國風電開展相應調查,您如何看待中國風電產業的海外市場前景?
  
  趙鋒:歐盟對中國新能源汽車的反補貼調查已經開始了,并且也傳出了一些要對中國風電開展反補貼調查的聲音。但中國風電主機出口到歐洲的量不大,大概只占歐洲市場0.2%的份額。而且,中國風電目前已經去補貼了,而其他形式的間接補貼在別的國家也存在,美國的《通脹削減法案》就規定得很清楚,不本地化就拿不到補貼。然而,盡管目前找不到中國企業的“硬傷”,這些調查也會為中國企業出海增加不確定性。
  
  我們也要看到,在拉美、非洲、中亞以及中東地區,中國仍有很多機會。中國風機企業如金風科技在澳大利亞、遠景在印度的市場開發就做得不錯,另外三一、運達等企業在海外也有不少訂單。
  
  這一屆CWP很重要的一個主題,是回顧中國風電發展初期的國際合作。我們的風電產業發展到今天這個規模,與當初的國際合作和援助分不開。因此,不管面臨怎樣的挑戰,中國風電行業還是不斷呼吁加強合作和提高透明度。這次大會我們把很多老專家請過來,也是希望講好中國風電一路走來的故事。
  
  需要一條健康的供應鏈
  
  eo:您在演講中提到,歐美國家依靠單一產能難以支撐其能源轉型目標,比如在海上風電領域,歐美的供應鏈都有明顯的短板。能否具體解釋一下當前歐美海上風電的供應鏈情況?
  
  趙鋒:歐洲的海上風電供應鏈相對成熟,畢竟1991年丹麥就有風機在海上組裝了,產業鏈各個鏈條是完備的,可以支撐歐洲海上風電短期內的發展。但到了2026年左右,包括機艙在內的一些零部件可能會面臨不同程度的短缺或瓶頸。而美國2017年才開始進行第一個商業化的海上風電項目招標,目前該項目還在建,使用的風機和部件都來自歐洲。這些早期項目開始時還沒有《通脹削減法案》,而在《通脹削減法案》的規則下,風機企業不在美國實現本土化是沒有補貼的?!锻浵鳒p法案》實施一年以來,無論是開發商還是整機企業都付出了很大努力,但在缺乏海上風電產業基礎而美國對海上風電設定的目標時間節點又非常緊迫的情況下,始終無法實現本土化,這將導致項目拿不到補貼,前期投資回收困難。
  
  前段時間,一批開發企業如丹麥沃旭、殼牌、挪威石油公司、英國石油公司等跟紐約州重新談判電價,政府不同意漲電價。類似的情況也在英國發生,第五輪海上風電項目招標,核定的電價仍是疫情前的電價水平,海上風電開發商集體罷標。要發展海上風電,政府應該意識到,目前大環境已經發生了劇烈變化,過低定價和過高目標不但使項目推進受阻,更會延緩整個國家的海上風電發展進程。
  
  美國政府設定的海上風電目標是2030年裝機達到30GW,目前看來非常難實現。美國的海上風電產業鏈基本上是依托于歐洲合作伙伴的技術支持建立起來的,大部分環節都是通過合資企業的技術轉移來逐步實現的,有點像中國2005到2008年那個發展時期。打造一條本土化的供應鏈是需要時間、需要積累的,海上風電產業鏈從主機到基礎樁,從安裝船到電纜,核心技術都掌握在歐洲企業手里,沒有緊密的技術合作和支持,美國的海上風電產業鏈建不起來。目前來看,美國設定的海上風電目標還是比較冒進的。
  
  eo:中國風電機組的成本控制一直是關鍵優勢,但本屆CWP上一些國際機構不約而同地對中國風電企業利潤率表示了擔憂,您認為在當前形勢下,中國風電企業應如何重塑價值?
  
  趙鋒:全球原材料上漲,很多歐美風電廠商都在漲價,過去三年維斯塔斯漲了兩到三次價,中國風機的價格不漲反跌。一方面,中國確實是全球最大的風電產業制造基地,有成熟完備的供應鏈和最大的市場。但另一方面,我們也應該看到價格過低不見得健康,坦率地說,很多頭部主機廠商如果只做風機,沒有其他的風場或商業板塊投資,回報率可能會大打折扣。CWP上彭博新能源財經的報告也顯示,只從事風機制造的各大國外廠商目前都在虧本,它們不得不把風機價格提上來,這在各種成本上漲的大背景下是可以理解的。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中國其實很難完全不受影響。
  
  目前中國風機維持低價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整機廠商不斷在推進大兆瓦機組的研發,以此把單位成本壓下來。但要知道,十幾兆瓦的風機開發對供應鏈來說壓力很大,有些部件環節難以跟上這樣的開發節奏。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健康的供應鏈,大兆瓦機型不斷推出,供應鏈跟進不及,是實現不了規?;?。因此在CWP論壇上我也一直呼吁整機廠商停下來思考一下,不要過度追求迭代。從技術角度看,風機是越大越便宜,但從供應鏈配套、機組可靠性與質量角度看,很多廠商并沒有做到全生命周期最優。
  
  eo:您如何評估拉美、非洲等新興市場的前景?中國應該在這些區域的發展和能源轉型中扮演怎樣的角色?
  
  趙鋒:這些新興市場正在逐步成長,比如拉美市場,基本上能保證每年5GW的裝機增長。但這些國家在氣候目標的設定和執行上,與中國和歐美國家有所不同。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應該在這些市場擔任一個培育者的角色。比如在非洲,從基礎設施到人員培訓,中國都很有機會去構建一個合作框架,為當地就業、減貧提供幫助,扮演引領者和援助者的角色,像當初我國自己經歷過的那樣。事實上,中國也正在這樣做。
 

標簽:

風電
閱讀上文 >> 運達股份程晨光:應建立健全風電場全生命周期評價標準體系
閱讀下文 >> 《風能》對話| 程晨光:應建立健全風電場全生命周期評價標準體系

版權與免責聲明:
凡注明稿件來源的內容均為轉載稿或由企業用戶注冊發布,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聯系我們,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


本文地址:http://www.al-hams.com/experts/show.php?itemid=31970

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東方風力發電網

按分類瀏覽

點擊排行

圖文推薦

推薦訪人物

久久久这里只有国产中文精品17|久久人做人爽一区二区三区|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久精品电|精品久久久久无码字幕|玖玖月日本美女38|免费永久黄色网址